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誓不为妃:邪君相公别闹了 > _第二百三十八章 陷阱

_第二百三十八章 陷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start-->        尹昕煜和云锦的修为都摆在这边,所以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,就来到了发信号烟火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过来这边的时候,却是发现,这里根本就是空无一人。
  
      “人呢?”
  
      他们过来这边根本就没有花多少时间,按照道理来说,就算这些人遇到危险,不再发信号烟火的位置,但怎么来说也不应该离开的太远。
  
      可是现在周边却看不到半个人影,甚至可以说,连妖兽的气息都感觉不到。
  
      这就有问题了。
  
      尹昕煜看着这个状况,当即就是腾空,随后就是看着周边。
  
      云锦看着尹昕煜如此,也是到了深林的半空中,发现周边一切依旧都静悄悄的。
  
      如此诡异的状况让云锦拧起了眉头。
  
      “这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  
      刚才过来这边的时候就觉得奇怪,因为一路上也是没见到人影,所以觉得,估计就是在发信号烟火不远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发信号烟火的地方却是没有半个人影的踪迹,甚至连着那些人的气息,都是断了,周边也是感觉不到那些人的气息存在。
  
      尹昕煜盯着这边看了一会儿,随后说道:“按照寒月地图标志的,现在这个位置,就应该是古墓所在的位置了!可是现在这周边却是发现不了那些寻找古墓入口的人,那么也就是说明一个问题!”
  
      云锦第一次接触古墓这类东西,哪里晓得这是什么问题。
  
      于是尹昕煜这样说了之后,就是看着他,“什么问题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三个人应该是不小心触发了古墓这边的机关,这是被古墓吞噬了!”
  
      云锦愣住了。
  
      被古墓吞噬了?
  
      “那么,这还有活口吗?”
  
      尹昕煜听着云锦的话,却是宛若看智商堪忧的弱残少年。
  
      这个小妮子到现在还想着有活口?
  
      “你觉得,那三个人在没有多少准备的条件下,就是被古墓吞噬,亦或是不小心进入了古墓……可是还会那么好的运气,再次出来吗?你可是要知道,这些古墓都是有一个特征的,那就是进去容易出来呢!或许因为不小心可能就那么进入了古墓,但是古墓的主人却是不希望,还有任何活口离开古墓,那不就是将这个古墓的某种消息,传播出去了,那么这些古墓的主人,这还有安宁之日吗?”
  
      云锦听着尹昕煜这样的解释说法,也知道是怎么一个道理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一般古墓的主人都是不希望自己古墓是被人探索的,所以自然是做了一些设计。
  
  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很多人可能是发现了古墓,但是进入古墓真正出来的人,却是少之又少,因为古墓的主人估计是不希望任何一个踏入古墓的人,是可以活着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若是活着出来,不仅将这个古墓的具体位置透露了出去,这更有可能还出现一个状况,那就是将古墓的一些好东西带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古墓的主人哪里会愿意看到这个状况发生?
  
      所以那三个不小心进入古墓的人,现在可以说,是凶多吉少了。
  
      云锦蹙眉了。
  
      原本她觉得就算是到古墓这边,有寒月他们在,加上自己现在的修为也是不弱,怎么来说危险性还是比较小的,可是这才多久呢,就是有三个人在她面前消失。
  
      而且那些人还都是天玄以上修为的人,有生之年甚至有些还可能是踏入神玄修为的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就这样的没了性命?
  
      云锦脸色肃然沉重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尹昕煜见着云锦脸色那么严峻,说道:“死人的事情,本就是经常发生,若是你到现在还不能适应随处都是死人的现象,那么你进入玄灵大地那个人吃人的地方,你只会更加的受不了!”
  
      尹昕煜知道这个小妮子性子有点柔弱,也就是因为这个关系,所以他才特别想要保护小妮子,甚至之前还设计让小妮子在逆境中可以慢慢的坚强起来。
  
      可是有些东西本就是骨子里的。
  
      尹昕煜微微的叹息了一声,“不过,不用害怕!我不会让你出事的!”
  
      云锦还沉静在自己失落的世界里,此刻听着尹昕煜忽然冒出的这话,  有些愣住了,然后木愣的看着尹昕煜。
  
      这个男人怎么忽然说出这种话?
  
      就好似当初,在绯月城,在三皇子府中的时候,遇到各种事情,这个尹昕煜都是会说句,“不要害怕,我在!”
  
      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境下,又是说出这话?
  
      云锦觉得,是不是说的有些不对劲啊!
  
      云锦瞥了一眼尹昕煜,“我自然是不用害怕,我自己……又不是没有能力保护自己!”
  
      她依然不是之前那个需要别人保护,没有能力的云锦了。
  
      至少现在,她是有自保的能力。
  
      何况,这个尹昕煜当他是自己什么人?
  
      呵呵,估计对方是觉得自己和寒月有些关系,故意说这些话来亲近自己的吧?
  
      这个男人是不是面对对自己有利益的人,就会这样亲昵的保护,就好比当初的自己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