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红楼名侦探 > 第971章 命垂危,宝玉欲托孤

第971章 命垂危,宝玉欲托孤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【毕竟断肢再续,更新不稳定还请见谅,争取慢慢改善——当然以前也不咋稳定。】
  
      因被大批债主围堵--多是以前对贾家逢迎拍马的主儿,现如今为了撇清关系,几乎是日日派人上门威逼--等闲想要进出荣国府都成了一桩难事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以孙绍宗现如今的名头、权势,倒也没哪个不开眼的敢上前聒噪。
  
      连同请来的名医在内,三辆马车旁若无人的鱼贯而入,直到那角门怦然紧闭,两下里噤若寒蝉的‘债主’们,才又苍蝇似的聚到门楼下躲雪避风。
  
      自角门到二门,一路匆匆似走马观花,旁人或许还瞧不出什么,似孙绍宗这般常来常往的主儿,却是忍不住心生唏嘘。
  
      果然是门庭冷落车马稀。
  
      等到了宝玉闭门苦读的小跨院时,他心下却又是另一番滋味。
  
      这不正是当初自己曾暂住过几次的所在么?
  
      平儿、林红玉、李纨……
  
      还有薛姨妈。
  
      “怎还惊动二郎了?”
  
      正想些着三不着四的旧事,就听院内莺声骤起,却是李纨领着尤氏迎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荣宁二府自来一体,荣国府既已遭了难,宁国府自然也落不着好,王熙凤下狱之后不久,贾珍、贾蓉父子也都相继被御史参劾。
  
      因这两个素日里比贾赦还肆无忌惮,那罪名也要重上不少,自己成了阶下囚不说,还落了个抄家的下场,甚至连府邸都被封存了--当然,他父子二人的罪名,还是比贪墨军饷的保龄侯轻上些,到底没有连累家中的妇孺。
  
      宁国府既然被封禁了,尤氏会出现在荣国府里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  
      “见过二位嫂子。”
  
      虽和二人都是‘知根知底’的,但毕竟还有旁人在,故此孙绍宗先是微微垂首以示避讳,这才道:“听说宝兄弟突然抱恙,我自是要来探视的--何况昨儿去狱神庙探监的事儿,也该跟这边儿通通消息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纨还待说些什么,院里却传来了王夫人焦躁的催促声:“不是说请了大夫么?还不快把人带进来,替宝玉诊治!”
  
      见是婆婆催促,李纨自不敢再耽搁,忙侧身将孙绍宗连同那医生一起让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因是宝玉病了,孙绍宗原以为院里定是人声鼎沸,谁知到了里面,却只有稀稀疏疏几个仆役往来,倒是贾母、王夫人、邢夫人都在屋内。
  
      想这一路行来,也未曾见过几个下人,就不知那成百上千的丁口,究竟是被遣散了,还是干脆自行逃散了。
  
      王夫人原本正惶惶不已,见孙绍宗也随着大夫走进门来,登时像是寻见了主心骨一般,也顾不得什么尊卑男女,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衣袖,含泪道:“二郎,你说宝玉这好端端的,怎么就、怎么就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婶婶莫要慌张,且让大夫先诊断诊断。”
  
      孙绍宗一面宽慰她,一面朝贾母施了个半礼。
  
      贾母倒还算是镇定,示意儿媳退到一旁,亲自请了大夫上前问诊,随即又问起了昨夜探监的细节。
  
      其实大体内容,早上就已经遣人来通报了,不过自然没有孙绍宗说的详细--当然,和王熙凤解锁新地图的细节,是万万不能说的。
  
      书不赘言。
  
      却说约莫一刻钟后,那延请来的名医刚自床前起身,顿时被府上一群莺莺燕燕围在当中。
  
      “大夫,我儿这是怎得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宝兄弟可有大碍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家哥儿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七嘴八舌的一通追问,那大夫却径自向孙绍宗拱了拱手:“孙大人,能否借一步说话?”
  
      孙绍宗闻言心下就是一沉。
  
      果不其然,到了偏厅就听那大夫言说:“贾公子身上病症颇是繁杂,若单只一两桩倒也不难根除,然而现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现下怎得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怕是只能徐徐图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能不能保证性命无忧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大夫面露难色,孙绍宗顿时有些急了,他与贾宝玉相交数年,早将这赤子少年视做了兄弟甚至子侄。
  
      当下忍不住质疑:“他不过就是染了些风寒,怎么就成了疑难杂症了?”
  
      “风邪外侵只是诱因,贾公子也不知是先天体虚,还是后天遭了什么磨难,肺腑心脉间早有隐疾,又搭着连日来昼夜颠倒,不曾爱惜身子,这骤然遭遇风邪,内外一时俱起……”
  
      贾宝玉毫无疑问是先天体虚的,至于后天磨难么--当初赵姨娘暗施毒手,险些害了他与王熙凤的性命,后来虽然侥幸得了解药,却也难保留了什么后患。
  
      两下里杂在一处,又搭着他最近废寝忘食的苦读,遇到风寒会突然病重不起,倒也并非是什么奇事。
  
      却说那大夫絮絮叨叨说了好些,见孙绍宗愈发面沉似水,忙又拱手道:“在下毕竟医术不精,大人不妨从太医院里延请几位国手,或许有法可医疗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